• 关闭

    乡愁尽处是故园——读金耀基先生《从传统到现代》

    2019-03-21 09:39:16  来源:中国台州网-台州日报   作者:赵宗彪

    此书的台州市图书馆馆藏信息:普通文献借阅室K203/J822。

    金耀基画像

    余英时、许倬云、金耀基是海外华人中三位著名的学问大家。对前两位的作品,学界推荐较多,以前读过不少,获益匪浅。对金耀基先生,只知道他是台州的乡贤,台州人去香港,都以能见他一面为荣,专著却没有看过。春节后,因为好友写了介绍金先生书法的系列文章,才起意去了解这位大学者的思想。网购了金先生的代表作《从传统到现代》,一读,拍案叫好,相见恨晚,于是又网购了《大学之理念》《中国文明的现代转型》《中国民本思想》《剑桥语丝》《海德堡语丝》《敦煌语丝》《有缘有幸生斯世》等书,展卷读书,仿佛如入春天的百花园,美不胜收,忍不住要向大家介绍。

    金耀基先生,1935年出生,天台人,台湾大学法学士、台湾政治大学政治学硕士、美国匹兹堡大学哲学博士。曾任新亚书院院长、香港中文大学校长、台湾“中央研究院”院士。他是当今华人学界最具有影响的社会学家之一,是享有崇高声望的教育家,在学术研究、文化传播、社会服务以及高等教育的实践和研究方面成就卓越。他的学术著作,我没买到的还有《中国现代化与知识分子》《中国民主之困局与发展》《中国社会与文化》《中国的现代转向》《社会学与中国研究》《中国政治与文化》等。他曾在英国剑桥大学、美国麻省理工学院、德国海德堡大学等校访问研究,研究兴趣主要为中国现代化及传统在社会、文化转变中的角色。

    简略而言,从晚清以来的中国史,可说就是传统向现代的转变史。这个转变,因为世界局势的复杂、中国人口的庞大、文化积累的深厚,既显得波澜壮阔,也表现为举步维艰。这样的大变局,为三千年国史所空前未有。千百万仁人志士为了人民幸福、国家富强,不断探索,社会也一直在进行着一个艰难的转型:如何从一个中华帝国,成为现代文明的国家。

    “现代化”是什么?金先生认为,现代化是指一个前现代的国家为了要跻身于现代国家之林,所启动在经济、军事、教育、政治、法律等领域的变革,因而产生的社会巨大的形变过程。它通常表现为工业化(由农业转向工业),都市化(农村人口转向城市),世俗化(科学理性思维的扩散)和普遍参与(在政治上个人主体意识的提高)等现象。现代化可以说是一个社会从传统向现代转型的过程。

    中国的现代化运动,更具体一点说,应该系统地、持续地从下列三个步骤做去。第一,在思想教育上,应该积极推进科学思想教育,现代化是与科学化不能分开的。第二,在经济上,应该积极地推进工业化运动。第三,在政治上,应该积极地推进民主化运动。

    中国百年的现代化,乃至20世纪绝大多数的非西方社会的现代化,所碰到的最根本问题就是文化问题。非西方社会的现代化或转化过程,从来就不是“文化中立”的,各个民族文化与西方启蒙价值的碰撞是无可避免的,有的民族文化,特别是因为宗教原因,强烈地排斥西方的价值(如中东地区),有的民族文化则自愿或不自愿地、自主或不自主地都会对西方文化(包括价值)或多或少的接受并作出适应。在现代性构建过程中,文化是无法缺位的,问题只在于本土文化在文化转型中的自主性的高低与多少。

    当然,我们希望的理想文化是中国文化之长处加上西方文化之优点。这一想法是可欲的,但却是不合经验的。在根本上,抱持这一观点的人,在性质上是情绪的,因此所发的言论常真诚感人;在认同的对象上,可能自觉的是理想文化或世界文化,但不自觉的却是“乌托邦文化”。他们的最大错误在把文化的繁复性与有机性否定了,通过个人的形而上的思考,不自觉地将一切理想的文化质素都纳入到一个自设的“公式”中去。他们从不去思考,他们的“公式”是不是可以运作的,或是不是可以产生功能的。他们的努力,虽不必是反现代化的,但至少是非现代化的。

    金先生认为,中国建构新的现代文明秩序的过程,一方面,应该不止是开放并批判地接受西方启蒙的价值,另一方面,应该不止是中国旧的传统文明秩序的解构,也应该是它的重构。中国的新文明秩序是“现代的”,也应该是“中国的”。

    当然,中国文化的“再造”与“重来”,并不是说她将回到孤立的中国中心的文化主义的路上去,而是走向“世界中心”的文化主义的路上去。我们千万要记住,中国的现代化运动,不是否定传统,而是批判传统,不是死守传统,而是再造传统。

    以我的阅读体会,相对于大陆的学者,海外华人学者除了视野更为开阔,对现代文明的了解更为深刻,另一个特征是,在对待传统文化上,他们有着更多的敬意、理解、温情与怜惜。也许是他们远离故国,乡愁更浓烈,对故土有着更为悠远的深情之故吧。正如金先生所言:“中国越远,就越会想起中国”。

    相比于金耀基先生文化专著的思想厚重,读他的散文会相对轻松和享受。他的文学作品,著名出版家董桥极为推崇,誉为“金体散文”,“是文学的神韵、社会学的视野,是文化的倒影,更是历史多情的呢喃。”确实,读《剑桥语丝》《海德堡语丝》《敦煌语丝》三部曲,恰如在名山之上痛饮醇厚的美酒,满眼风光,豪情充塞,又意味深长,故国乡情,随处可见。

    金先生还是书法家。他的书法远承家学渊源,自晋唐入手,取法甚高,又师法多家,雍容华贵而又恬淡冲融,著名评论家侯军称为“金体”。金先生认为,中国审美文化最终表达在书法里。在退休后,他重回翰墨世界,以书法养性怡情。不经意间,已是书名满天下。台湾阳明山上,就有他少年时写下的“好汉坡”三字的摩崖刻石。

    金先生的父亲金瑞林先生,在抗战时期担任过东阳县和海盐县的县长,1947年还当选为第一届国民大会代表,天台县仅他一位,为乡里做了大量公益事业,在当地口碑很好。1977年12月,金瑞林先生在台湾去世,享年82岁。

    金耀基先生是深情之人,故园之情于他,随着年龄增长而愈加深挚。他生长于上海,在抗战胜利后十二岁时,陪父亲回天台住过一个月。2007年,又曾到故乡祭祖扫墓。因时间匆忙,他并没有登上华顶山。清代礼部侍郎、天台乡贤齐召南有诗云:“归去台山对猿鹤,时登华顶企高松。”期待金先生下次回乡时,能够策杖天台最高峰。

    责任编辑:泮非非
    相关阅读
    体彩33选7哪个好_香港六合彩是什么-安徽福彩15选5客户端下载 逃出生天| 死神来了| 霸王别姬| 黑金| 章子怡李安相聚| 粮食安全白皮书| 国奥| 废柴老爸| 首例咸猪手入刑案| 黑金|